Posted on

第二章内家拳的本质

第二章内家拳的本质

 

第五 的状――所“太极”

    我们在静止的时候,可以满体驰松,而动作的时候则不能。第一,赖有筋肉的伸缩,然后才能运动身体;第二,赖有筋肉的紧张,细胞互相压榨,然后能发生力。所以肌肉是不能不紧张的。

  除了上述的外部的紧张,同时内部也要发生一种紧张。这是很容易觉到的,我们向外挥一拳,胸口要同时紧张一下。这种内部紧张的原因,约有四种。

   第一是反动力的关系。我们的拳足向外用力的时候,当然身体要受着一种物理学上的反动力。即在向空气挥拳的时候,也要因空气的抵抗力而受着较微的反动力:犹如向空中放炮时炮身要向后坐动一样。这种反动力,是要作用及于内脏的;内脏感受到这种反动力,自然起了紧张的反抗。

   第二是神经系的连带的影响。虽然手足和内脏,一个受脊髓神经的支配,一个受交感神经的支配;但脊髓神经的命令,往往要影响及于交感神经。所以,当我们向外挥拳的时候,脊髓神经命令手臂筋肉紧张,交感神经也受影响而使内脏筋肉紧张。这种连带的影响,在神经衰弱者尤为显著。

   第三,是肺部的作势。肺部当手足向外用力的时候,必然呼气,造成一种由体内趋向外的势,以便体力的外趋。因肺脏的呼气,便有胸部的紧张。

 第四,是肋骨筋肉的紧张。这种紧张是跟着手臂筋肉的紧张而连带起来的;因为肋骨筋肉和臂筋肉,同隶属于脊髓神,所以有连带的作用。肋骨筋肉的紧张,能使胸廓容积减小,因之心肺同时要感到压迫。

  在一般人,这种内部的紧张,在于胸部。一般人的胸部,无事的时候,已经免不了紧张;一到向外用力的时候,就要发生极度的紧张。胸部紧张能造成多量的不应有的中毒性的疲劳,我在上文已经说过了。当然,用力时胸部的极度的紧张,要造成更多量的疲劳。

   一般人在用力的时候,面部先现赤色,次由赤变紫,更由紫变青;这就是炭素中毒的现象的进程。这种猛烈的极度的胸部的紧张,除了造成极厉害的疲劳以外,还要损伤内脏。用力过猛之后,常有得着吐血的病症的,就因为紧张过甚,使肺部血管破裂之故。还有得着心跳的病症的,这是因为心房里的血,不能自由向外输送,渐成心脏涨大的现象。这些病症,联系外功拳和从事剧烈运动的人,常有得着的。

   但是,这个内部的紧张,是不能没有的。我们最高的希望,是把他移到一个比较适当的部分,这就是腹部。腹部的适宜于建设紧张点,有三种原因。第一,因为大小肠的质地,究竟比较心肺坚实。谁都知道肺是内脏中最脆弱的东西,而心也是最容易致病的东西。惟其如此,所以需要肋骨的保护。一面加以肋骨的保护,而一面却使之担任受剧烈的压迫的紧张点,这当然是矛盾的。第二,因胸部的体积,有肋骨的限制,没有很大的伸缩性;而腹部则纯属筋肉组织,伸缩的范围很大。伸缩的范围大,则虽有强烈的压迫,亦不至于损伤。第三,腹部紧张点设立之后,变成坚实而沉重,同时胸部变成比较的轻盈而宽松。下重上轻,坐立因此可以格外安定,姿态因此可以格外舒适而且自然。吾人所用的煤油灯,要在它的下部加点重量,使不至易于倾倒,就是这个意思。

  在此,我要把紧张的意义,加以明白的解释。紧张和收缩不同,所以腹部的紧张,不能视为腹部的收缩。紧张是上下前后左右,同时内压,使腹部成为饱满坚实的状态;而收缩的现象,则往往于腹壁上压时见之。所以收缩的时候,腹部反而枯瘪。紧张的时候,腹壁虽然也有收缩的趋势,但因为同时还有横膈膜的下压和肛门的上压,所以腹部的体积并不减小――和在满体驰松的静止时差不多;这时腹壁的收缩运动,不过使腹部变为格外坚实而不至涨大罢了。

  这个区别,是十分紧要的。为便于行文计,我们叫满体驰松的静止叫准备状态,叫本节所说腹实胸宽的状态做基础状态。由准备状态进到基础状态,在玄学派的拳术书内,叫做“无极生太极”。“无极”是满体宽松的意思,这上面已经说过了。“太极图”的样式,大家都见到的,是半阴半阳的。阴阳,照上面所说,是虚实的意思。所以“无极生太极”,就是由全体宽松的状态,进到腹实胸宽的状态。

  必须先有全体宽松的静止状态,然后能照理想的计划,使需要紧张的部分变为紧张,不应当紧张的部分保留宽松的原状。好比摺纸手工,必须先使一张纸十分平直,然后能照图案摺成某处曲折某处平直的状态。所以,这种静止,是十分重要的;没有适宜的静止,就不能有正确的基础状态,更不能有得当的动作。因为一切的内家拳,都要经过这种静止的状态,所以叫它做准备状态。因为一切的内家拳的动作,都要由腹实胸宽的状态下实行,所以叫它做基础状态。

   在此,我更把一般人所视为神秘之谜的“丹田”,加以明白的说明。

   在道学和内家拳里面,丹田是认为很重要的。关于丹田的位置问题,有种种不同的说法。同善社里一班人,说它在两目之间;其余的,有说在脐下二寸,有说在脐下一寸。学道和练习内家拳的人,往往先努力探求丹田所在,这完全是舍本逐末的工作。其实所谓丹田,不过是一个注意点或者内部的紧张点。同善社的信徒,静坐的时候,注意于两目之间,所以他们的丹田就在两目之间;其他练气者和内家拳家,注意而且紧张腹部,所以他们的丹田就在脐下。至于一寸两寸,则随人之感觉而异,更无研究之必要。总之,只要明白上述的生理上的紧张状态移到腹部的必要,不必求所谓丹田而丹田自见。倘使不明白这个生理上的关系,就是找到丹田也没用,而且还要酿成有害的错误。

  古书里“运气丹田”四个字,是极端有害的。气不能通过丹田――腹部,这是谁都明白的了。目下懂得点科学的人,如蒋维乔、冈田藤田辈,把它改作“入力丹田”。入力丹田的结果,是腹部变成不需要的庞大,却并不坚实;胸部故意向下运力,反感到不适。

  总之,这是完全离开了原来的目的了。虽然也有许多人知道这种现象的不良,但是没觉到这是根本的教授法的错误。他们只知道对学者说“失之毫厘,差以千里”,却没有觉到根本上“失之毫厘”的,还在“运气丹田”和“入力丹田”的说法。

   因为觉到“运气丹田”的易流于错误,于是更创“提肛”之法以救济之。实则腹部紧张,肛自上提。所以这都是枝枝节节的方法。我们只要留心于腹部的必须紧张和胸部的必须宽适,就一切都有了。那“留意”的时候的一点“意”,就是古人误会做“气”的;以后的人更误会做“力”――由胸部故意下压的力”,那更愈错愈远了。

上文已经说过,腹部的紧张,是要腹的各方面同时内压的。然而运气丹田者往往只有下压力。紧张时各方面同时的内压是极自然的,而运气丹田者往往要勉强以力下压。紧张的内压,何以会自然?这是因为由上而下,有自然的地心吸力和反动力;由下而上,有因腿部、臀部的紧张而生的自然压力;同时,腹部周围,因受压而生出自然的反抗力,向内紧压。

   因为这个基础状态的重要,我再详细点解说一下。在上文,我们已经见到内部的紧张有四种原因。现在,就说明内家拳家应付这四种原因的巧妙的方法。

   第一,对于物理上的反动力,当它达到肺脏的时候,肺脏呼气缩小体积以避之,使这种反动力越过肺脏而达于腹。

   第二,对于无意识的胸部的连带紧张,代以有意识的腹部的紧张。或者可以说:以有意识的腹部的紧张,夺去无意识的胸部的紧张。内脏的体积,始终不过这一些;所以,充实了腹部,当然不致再充实到胸部。

   第三,对于肺部的作势,顺其自然而扩大之。在向外用力以前,肺脏吸足空气。躯干因充实而感到安定,精神因胸腔饱满而感到雄伟,胆力因之增大。在向外用力的时候,同时呼气作向外的势,使力易于外出。当此作势的时候,肺脏起急剧的收缩。那急剧的收缩,一面压肺内空气,向气管奔放,一面更使肺体轻下压――完全是自然的下压。此事的形势,正和放炮时相仿佛:气管犹如炮口,肺体犹如炮身;炮口放射子弹,炮身要向后退,气管放出空气,肺体要向下移。所以说是完全自然的。这种肺脏自然的下压,除能使腹部紧张和轻移反动力向下外,更能造成一种很有效的向下的势,使身躯稳定,不致倾跌。

  第四,对于因肋骨筋肉的紧张而起的胸廓的缩小,一面用意识减轻紧张的程度,因为那紧张有一部分是无意识的;一面呼气缩小肺体以避压迫。这是必须极端注意的,下移腹部,只需要本段所说外来的自然的反动力和肺脏作势呼气时自然的反动力,而不可有丝毫勉强的用力或者所谓“入力”。

   这种基础状态的重要,有许多简单的实验方法。在独脚停立的时候,倘使是胸实腹虚,就要摇摇欲跌地感到不稳定;一变换到腹实胸宽的状态,马上就觉到稳定。倘使把一个人的两眼封闭,移他到一张凳子上面立着,他当然会很安定地立着。然后请一位他平时所极信任的人告诉他,他此时立在百尺高台上的一角,他就非倾跌不可。这是什么缘故?这是因为他没有感到危殆的处境的时候,不至有极度胸实腹虚的状态,所以还能安稳站立。一感到处境的危殆,就立刻提心吊胆起来,成为极度的胸实腹虚的现象;上重下轻,自然就要倾跌了。

   道家还有“水升火降”“阴阳易位”的说法,顺便在此处解释一下。

  所谓“火”,就是中国医家的所谓“实火”。一般人胸部实而腹部虚,所以,照他们的说法,是火在上而水在下。学道之后变换到腹实胸宽,就叫做“水升火降”。“阴阳易位”,自然更明显了。一般人胸实腹虚,是阴在下而阳在上;道家腹实胸宽,是阳在下而阴在上;所以叫做“阴阳易位”。道家又说:火属阳,水属阴。所以“阴阳易位”和“水升火降”是相通的。

  道家练气的一派,他们静坐时的状态,是和内家拳家的基本状态一致的。所以,同善社的一派,斥他们是在求后天。意思是,阴阳未分的无极是先天,阴阳已分的太极就是后天。上文已经说过,阴是虚的意思,阳是实的意思。练气者的腹实胸宽的状态,就已经有了虚实,就已经分阴阳。同善社的一派保持着满体驰松的状态,不分虚实,所以说是阴阳未分的无极。

  “水升火降”以后,水在上,火在下,成为平常烧煮的形式。因此就有道书内“烧炼”的说法,更有丹炉、丹鼎,……等名称。这都是以外物拟人体,都是寓意。是因为这种养生的法术,发明者极为不易,而听者或视为平凡,故不肯明白示人,免致为世所轻视。为表示神秘起见,更指为神人秘授,名为“天机”。“天机不可泄漏,违者天神谴之”,这是他们的禁条。后人不知此意,竟要真个造起丹炉来炼丹,真是可笑之极!

  此种故示神秘的风气,不仅道家为然,儒家释家亦然。佛典的玄秘,是一般人所知道的。儒家也有“夫子之言性与天道,不可得而闻也”之语。所谓“性与天道”,也不过是这一些养生的工夫。其实,这种养生的法则的精妙,除了不了解的愚夫以外,谁都不能否认的。古人所怕的是过于简单易学、易见于人。其实就在这简单易学的特质上,格外增高这种法则的伟大的价值,何至于见轻呢? 

   顺便再在此处指出通常的错误的姿势。

  练习外功拳的人,往往紧缚腰部,目的是在使腰部坚实。因为缚得太紧了,往往生出不良的影响。因为通过腰部的大动脉的受压迫,血液的循环便受了阻碍。那经过的神经系,也易因同样的压迫而起麻痹现象。还有,当腹部所受的反动力过大的时候,没有向外随意伸缩的可能;因之大小肠受着过重的压迫而损伤,成了便血的病象。同时,腹部虽能因束缚而紧张,然而不能解除胸部的紧张――不能像内家拳能移胸部的紧张状态于腹部。

  练习内家拳的人,虽然也加腹部以适宜的围束,但决不紧缚;要保留它的弹性以备肠脏感受反动力时的应有的伸缩;要在这种自由的状态之下造成坚实的腹部。

   练习运动和体操的人们,欢喜挺突出的胸部,以造作强壮的姿态。这也是完全错误的――提倡挺胸的生理学家,当然是一样地错误。当然,我们的胸部,不能陷于伛偻,以致心脏受着压迫;但是过度的挺突,使上体成为后倾的形势,也要使心肺感到紧张――这是一般人都可以觉到的。这种紧张的成因,一部分由于向后倾倒的恐惧,一部分因为背于心肺的自然的形势。

   练习内家拳的人,不要有这种不需要的胸的挺突。他要时时使身体的位置,适应于力学的指点的定则:不论坐立,要得着自然的安定――“自在”。他不要用任何部分的力,勉强维持他的坐立的姿势;所以不但胸部不觉到紧张,任何部分的紧张,都要设法除免或减少它。

   肺部的扩大,当然是需要的,但是那应取径于适宜的练习,使它自然地扩大,而不能勉强使它张大。上文所说肺部的作势的方法,是使肺部扩大的最好方法。

第六 作的合一

   现在讲到动作了。动作的时候,紧张达于四肢。四肢的紧张,因动作种类之不同,有时左紧右松,有时左松右紧,有时左右同紧。紧即实,实即古人所谓阳;松即虚,虚即国人所谓阴。劲松虚实的参互,就是古人所谓“阴阳的参互”。因此,古人就有“太极生八卦”的说法,稍微了解易学的,总晓得八卦就是阴阳参互的种种形态。

   在一般人,他那组织内脏的不随意筋,固然不受他们的意识――神经中枢――的支配;就是随意筋,何尝真能随他们的意?这种意识不能智慧筋肉肢体的状态,可以分做下列三种:

   (一)完全无意识的动作;

   (二)意识和动作先后的不一致;

   (三)肢体不受意识的支配。

   完全无意识的动作,本来是用不着解释。可是,一般人所认的无意识动作,范围甚狭,仅仅指拿铅笔蘸墨,心想往西足向东走之类。此处的所谓无意识动作,范围要稍微扩大一些:要兼指一切无意识的筋肉的紧张,如写字时口部的努动、读书时腿部的紧张或双拳紧握等。

   所谓意识和动作先后的不一致,是指有动作的意志之后的形体的抢先,或意识的抢先。形体的抢先,在连续重复演习同一的动作时很容易见到。譬如,练习形意拳者,在演习“劈拳”、“崩拳”一类的拳式的时候,经过较久的时间,就要发生肢体抢先的弊病:往往意识还没有命令伸拳,而拳已先伸了出去。弄到后来,不是手足听从意识,而变做意识跟着手足。要手足出去了以后,意识才觉到;意识失去指挥统率形体的能力而反被形体所统率了。意识的抢先,在趋赴一个目的地时,至为显著。因为心急的缘故,往往身体还在半途,而意识已经飞越到目的地去。并不是意识真能单独地飞出去,是说意识在幻想到目的地的一切了。古书有“意马难收”之说,就指这种情景而言;意识虽然不能真个疾驰向前,但此时体内确有一种向前的势,似欲夺躯壳而出。

  所谓肢体不受意识的支配,是说在有意识的动作当中,意识依然不能支配肢体。比方,意识命令右手用全力向前挥拳,而右手畏缩不前,不能用出全力。这个,一则由于不娴熟:肌肉有如未经善良训练的兵卒,不能执行中枢的命令。孩童不能从事与重大的工作,也就是这个原因。二则由于下意识的作用:神经中枢――上意识――命令右手用全力向前挥拳,而下意识会在半途给右手一个戒备的暗示,右手因而起了畏缩。这在神经衰弱者,最为显著。

   形意拳”的意义,就是在使“形”和“意”合一。形就是动作的意思。手足所到之处,意识亦随之而到――一切动作,都是有意识的。这个方法,是很简单的:只须先注意――灌注意识――于向外用力的手,再使足和手相应――同时动,同时止。练拳的人在手向外伸的时候,目光注在手上,就是这个意思。

   形意拳的合一,是很重要的,它的功效,有下列二种:

   (一)体力和意志的集中;

   (二)可以经常保持腹实胸宽的状态。

  体力的集中,当然是很重要的。练习拳术,并不能直接使体力增大,不过能使体力集中罢了。体力的增大,是要在筋肉发达以后,才能真个发生更多的力。这是生理上的定则。

   但是,要集中体力,先要集中意志。意志是体力的先锋;我们先有确定的意志,然后能用集中的体力。比方,我们要向壁上击一拳,我们必定先有不畏痛的决心,要非击不可的意志,然后能用出十分的力。倘使心里有丝毫的游移或者疑虑,手便会犹豫退缩,当然不会用出很大的力来。

   一般人的乏力,并不是真实的力的缺乏,而因为力的分散于各部而不能集中。这是一个很显明的例:倘使你的两足的位置,对于你的身体不合力学上支点的定则,使你的身体有倾跌之虞,你就不能在你的拳上用出很多的力,因为一部分的力是分到足部去做维持身体免倾跌的工作去了。一般人的力的分散的程度,尚不止此。简直连不需要的所在,都在无意识地分散他的力。不需要的紧张,差不多的人都难免的吧?坐立的时候,肩往往耸而不垂,这就是在肩部不需要地紧张,紧张的所在就是分散力的所在;有无意识的紧张,便有无意识的力的分散。大约意志愈散乱的,紧张的部分愈多,力的分散亦愈甚。患神经衰弱病的人,他自己觉到处处在紧张;而别人看起来,也觉到他身体的各部分都不自在。于是他要有分外的疲劳,因为力分散得太厉害了。

   形意合一地经常维持腹实胸宽的状态的功效,在练习时可以很明显地觉到。不注意地无意识地――或半意识地――动作的时候,心神常是不安定的――不放心的。瞎子走路的时候,就是半意识的行动的一种,他的心神当然是很不安定的。他并不是不用他的全部的意识,是因为他的意识的本不健全。再,我们在无意中倾跌的时候,胸部便要感到突然的紧张和压迫。在这时候,腹实胸宽的状态便要不能保持。所以,只在有意识的动作中间能够保持腹实胸宽的状态。

   形和意的合一,在古语里有几句很好的话:如“随意之所之”、“得心应手”、“写意”。“写意”两个字有很好的意义:“写意”表示娴熟的技巧,和自然的动作。“写意”,就是说动作能写出那动作者的意。这就是形和意的合一。

   不论在太极拳或者八卦拳内,形和意的合一都是很重要而且必需的,并不单是形意拳要形意合一。

第七 向内的意和向外的意

   在第五节里,我已经说过:在基础状态的时候,注意于腹部。这就是说:意识使腹部紧张。在上节,我又说:在动作的时候,要注意于向外用力的受。这就是说:以意识率力。这样,意识要同时有对外对内的两种作用,应当如何分派呢?

   人的意识决不能同时供对外对内的两种作用。俗语“心无二用”,是完全不错的。所以对外的意识和对内的意识,是要轮流间断运用的。方法如何呢?手向外伸的时候,意识统率着手向外;手向内收的时候,意识统率着手向内,随意顺便意识于腹部。

   移意识于腹部的时候,肺的吸气运动给我们以很大的帮助。意识随着空气的向内而向内,在稍微移下一些就是腹部了。在意识向内的时候,除肺的呼气运动,能造成一种向外的势,以助意识的外挥外,目光也给我们以很大的帮助。

   在运动的时候,有许多人的呼吸变成粗暴而有声。这个,我在上文已经说过,多半因为气道的紧张变狭。所以只须驰松口、鼻、颈、胸各部的肌肉,则气息虽猛,亦不致有声。

  意识和动作的一致,就是“形意合一”,上文已经说过了。意识、动作、呼吸的意志,术语就叫做“气、意、力的合一”。目光在古术语里,叫做“神”。所以,向外用力的时候,是要有“神、气、意、力的合一”,至于什么神、气、意、力相生相克的说法,是完全错误的;这四者不过能互相帮助罢了。

  意识的一外一内地轮流间断的运用,可以使意识专一而不至流于散乱。意识的内顾,是十分紧要的。倘使手向内收的时候而忘却意识的内顾,便要使以后的动作变成无意识。

  古人的“丹田真力”、“运用丹田真力”等说法,也是完全错误的。他们是误认意识为力;误认意识的内顾为力的收回;误认意识的外注为力的外发。事实上,他们称为“丹田”的腹部,不过如第五节所说能造成一些向下的势罢了。

第八 正确的姿坚强的筋骨的必要

    正确的姿势,是十分重要的。第一,站立的时候,肢体要合于力学上支点的定则。这个,上文已经说过一些了。内家拳手和足动作的一致,意识就在得适宜的支点。当我们以全力向外挥拳的时候,倘使不以一足随拳的方向外伸,那末,那个身体就因失去支点而跌倒。而且,因为在跌倒之前已经有跌倒的畏惧,就不能用出全力。要外有同时外伸的足做支点,内有腹部增加坚实所造成的向下的势,然后,躯体可以得着充分的稳定。

   内家拳家有“三尖同向”的说法,是很有意思的。所谓三尖,是鼻尖、手尖和脚尖。鼻尖和手尖同一方向,则目光正对着手而意识集中。手尖同时和脚尖同向,则身体得着适宜的支点。

  内家拳家的手足关节,常留适宜的弯曲。这个,一面保持充分的关节附近筋肉的伸缩弹性,使之不至因外力的压迫而断折;一面使筋肉不至十分紧张,可以保留一部分的力,以作最后的拒抗。伸直的手臂,只须在它的阳面上加一种压力,就可以在关节处中折:这是前一说的例。执着弯曲的手臂,比较不易拉动全身:这是后一说的例。

   流传下来的种种姿势,一加研究,往往有极好的合于科学的理由。不过,在这本书里,我还不能对于各种姿势加以解释。

  筋骨的锻炼,和力的集中有同样的重要。你的集中于手臂的力,可以担负八十斤,然而你的筋骨脆弱,却不能抵抗这八十斤的压力。这样,你的力虽然集中,仍然是没用。

   照样,你的拳挥出去,可以发二百斤的力,然而你的手臂太脆弱了,一遇到抵抗,或许要折断。那末,你的力也是没用。或者,虽然不折断,但是你的筋骨脆弱,使你生了折断或疼痛的畏惧。那样,因为畏惧的缘故,便要使你的力分散。因此,我们也可以说:没有坚强的筋骨,就不能有集中的力。

  在举起或者提起重量的时候,便可以觉到坚强的筋骨的必要。你的力尽可举起那个重量,然而你的手臂和腰部往往不能胜任。药可以疗病,而不可能免病。饮食起居的调节,可以免病,但不能强身。强身的唯一的法则,就是锻炼。筋骨固然非锻炼不能强,内脏更非锻炼不能固。筋骨的伸缩,可以增加弹性和韧性,可以增加抵抗力。内脏的自然的震动和摩擦,亦可以使之坚固而富于抵抗力。锻炼的方法,主要的当然是拳术的演习。此外沙包等物,也不妨用作辅助。

   腹部的紧张,还有一种极大的功用,就是能使腰部坚实;因为腹部的充实,腰部就得着更大的维持力。同时,因腹部的力的灌注,更可使脏肠和腹壁的筋肉增加坚实。

第九 不宜练习内家拳的时间

    运动家有饭前一时饭后二时不宜运动的说法,内家拳是否也是这样?

  饭后,是绝对不能练习内家拳的。否则要引起肠病――腹痛。原因是:胃内的食物,在未完全消化以前,就因运动而入肠。肠不能代胃的工作,所以食物在肠内,仍是不消化。且因不消化而发酵作气,因此要腹痛了。至于时间,则不一定,总以胃内不觉饱胀为度。大约饱饭后,须过二小时;若略用糜粥,则半时至一时已足。这要因食物种类和进食多寡而异。早起后略进牛乳、嫩蛋等易于消化的滋养物,随即练习,则不但无损,反而有裨于肠的吸收。

   内家拳的练习,不至如剧烈运动之造成极度疲劳。所以,饭前的忌练,不必有一时之久。总以略事休息,以脉搏及呼吸均已回复常态为度。大约工夫深者,休息时间可以格外减短。工夫浅者,至多亦不过十五分钟足矣。

  除出伤寒病、脑炎病及其他较重的肠病以外,内家拳的练习,似与患者无碍。不过身体虚弱者,只可轻微练习,不可使感到疲劳。若胃病、受寒、发热、神经衰弱、肺病,则不但无碍,反而成为极有效的治疗。

   一般人的迷信,以为**以后,是要避忌练习的,否则要成虚痨的病症。在能致充分疲劳的外功拳,因二重的过劳伤害身体,是可能的,而内家拳则不然。内家拳的练习,是不应有多量的疲劳的。学者固多为养生而来,